小胖熊酷数码GPS论坛 www.sosaw.com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77|回复: 5

[极客酷玩] 靠基因编辑技术实现艾滋病免疫的婴儿已诞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7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The He Lab (YouTube)


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日前宣布,他所带领的团队透过在胚胎时期以 CRISPR 技术编辑基因组的方式,让一对天生就能抵抗艾滋病的双胞胎婴儿顺利于 11 月在中国降生。这两个婴儿身上一种名为 CCR5 的基因经过了编辑,贺建奎相信在这种白细胞上的蛋白失去功能以后,会有助于抵抗 HIV 侵入人体细胞。





这则消息乍听起来似乎是生命科学界的重大突破,但它实际上的意义并没有许多人想像的那么正面,其背后存在的伦理问题甚至可以说践踏到了道德的底线。首先,贺建奎这项还没有经过科学验证和同行评审的所谓「成果」,完全有别于现有的正常胚胎研究。目前开放了对捐赠人体胚胎编辑实验的个别国家,基本都会将研究限制在理解其发展规律的范围之内。即便是得到许可的人体实验,也必须具备对象的遗传突变会造成死亡,或是一定要靠基因编辑才能救命这样的大前提。

之所以会有这些限制,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基因编辑过程中存在的「脱靶效应」。这指的是科学家在操作时可能出现的编辑偏差,以及这些偏差未来可能对实验对象构成的不可估量的影响。在贺建奎目前已公开的信息中,并未提到自己是如何确保双胞胎身上不会出现「脱靶」。而其选取的胚胎虽然来自一对男方 HIV 阳性、女方阴性的夫妻,但胚胎本身并没显现出任何已知的疾病迹象。退一步讲,就算是发现了 HIV,以当今医学所能提供阻断疗法的有效性来说,贺建奎的选择对两个孩子及其父母而言极有可能也是弊大于利的。

另外还有一个引来了无数非议的点在于,贺建奎并没在两个胚胎上实现相同的编辑。在这对新生儿中,仅有一个孩子被修改了两个等位基因,另一个的身上只有一个等位基因被修改。这就代表着后者仍有可能会感染 HIV 病毒(不过对艾滋病的抗性可能会比正常人强一点),而且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以后说不定就会冷酷地被划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了...

实际上,基因编辑技术发展至今,贺建奎所做的这些并算不上是什么领域创新,反倒更像是一种负面意义上的「敢为天下先」。他的研究成果背后有着巨大的安全隐患和伦理问题,这样做的结果,在世界上许多地方甚至是可能为其招来牢狱之灾的。说到这个,该项研究目前能找到的唯一一份伦理审查申请书,上面列出的审查机构 — 深圳和美妇儿医院,已经表示「婴儿的基因编辑工作并不是在该机构进行,婴儿也不是在该机构诞生」。贺建奎原先工作的中国南方科技大学,则声称他从今年 2 月 1 日起就已经进入了停薪留职阶段,学校对其参与的研究并不知情。

而负责伦理监管的深圳卫生计生委,已经证实和美未根据规定进行备案,并承诺接下去会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发表于 2018-11-27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拿活人做实验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7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m.creaders.net/news/page/918968

英国科学家热评: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天上仙 11-26 10:14

  英国科学媒介中心发布了几个科学家对#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的评论,我和同事一起翻译了几则:

  · Sarah Chan 博士,爱丁堡大学人群健康科学和信息学乌舍尔研究所研究员

  今天宣布的消息——世界第一例基因组编辑婴儿在中国出生——是非常严肃的伦理问题。


  评估这条新闻时,我们首先应该记住,这些声明都没有经过科学验证,研究结果既未发表在同行评审的期刊,也没有得到独立的科学审查。然而,无论这些报告的真实性是否得到证实,故意引起轩然大波和制造震惊的做法,既不负责任,也不符合伦理。

  人类基因组编辑是一项备受争议的前沿技术。虽然它有着巨大的利益前景,但其发展必须得到全世界的严格监管,必须包括全球范围内所有相关人士的群体讨论。然而,先是偷偷把基因组编辑投入应用,然后随意把它作为既成事实而公布,这一关键技术的整个未来都遭到了威胁。它有可能危害科学与社会的关系,也可能影响中国科研的国际声誉,还会严重阻碍宝贵的基因疗法的研究。好的科学不是在真空中生产知识,背景和后果也极端重要,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的确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此外,且不论更广泛的科学和社会后果,研究本身在道德问题上存在严重问题。迄今为止发表的每一份科学声明都强调了在基因编辑准备好临床应用于人类胚胎之前,需要进一步研究。该实验的过早应用使儿童暴露于尚未表征的、难以预料的风险中。这只有在可以获得巨大益处的情况下是可能合理的,例如,儿童将遭受危及生命的疾病,若不这么做将无法治愈。然而,负责该研究的人提出的主张是,对婴儿进行基因编辑是为了试图使他们免疫HIV。首先,感染HIV的终身风险本来就极低; 其次,我们还有其他的预防手段,它已经不再是一种无法治愈的、不可避免的致死疾病。将这些孩子置于如此巨大的风险中以获得如此微小的收益是没有道理的。玩弄孩子们的健康和家庭的希望,以便将它们用作廉价宣传噱头的手段,这简直就是卑鄙。

  ——————

  · Dusko Illic 博士,伦敦国王学院生命科学和医学系干细胞科学准教授(Reader)

  这个月在深圳出生的双胞胎女孩,基因组被编辑,删掉了CCR5的有功能基因片段。CCR5基因在人体中的表达十分广泛,在免疫系统激活中扮演角色。CCR5的基因变异和抵抗HIV病毒感染有关。如今,HIV感染的症状能够得到控制,数百万HIV阳性患者过着正常的生活。如果检测不到HIV病毒的滴度,将HIV传染到婴儿的风险是极低的——特别是其父亲为HIV阳性而母亲为HIV阴性的时候。此外,CCR5突变带来的HIV抗性似乎也不是绝对的,有一些HIV阳性的病人也缺乏普通的CCR5。这两个婴儿里有一个身上,研究者只删除了CCR5的一个拷贝,这不会让婴儿抵抗HIV,大概只能减缓疾病的发展。那么,为什么贺建奎要做这个实验呢?我的第一个念头是,这是为了获取“世界首例”的名声。

  据美联社报道,参与实验的夫妇是通过北京艾滋病宣传组织“白桦林”招募的,参加这个实验可以获取免费的体外受精。在所有夫妇中,男性都是HIV阳性,而女性是HIV阴性。所有男性的感染都得到了控制,而且HIV的滴度检测不到,这意味着HIV传染给婴儿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贺建奎和批准这项研究的伦理委员会负责人表示,他们帮助了这些家庭及其后代,还宣称这项实验是符合伦理的——只因为处理HIV阳性样本的医务人员清楚感染的潜在风险。

  虽然贺建奎声称这些夫妇完全知悉实验风险,同时他们也可以选择是否编辑胚胎的基因,然而,他们不见得真正清楚婴儿和自身的风险。伦理同意书称该项目为“艾滋病疫苗开发”项目。

  如果这也能说是符合伦理的,那他们的伦理观和世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

  ——————

  · Julian Savulescu,牛津大学上广实用伦理学中心主任

  中国深圳的研究者贺建奎宣称对两个健康的胚胎进行了基因编辑,并于本月孕育出了两个女婴——露露和娜娜。他编辑了一个基因,使婴儿对HIV病毒具有抵抗力。其中一位女婴的两个等位基因都被修改,而另一位女婴只有一个被修改(这使她仍然可能感染HIV)。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就是一项非常可怕的实验。这两个胚胎原本就是健康的,没有任何已知的疾病。基因编辑本身是实验性的,并且还会带来脱靶突变,因此它可能在生命的早期或晚期引起遗传问题,包括癌症。其实,有许多有效的方法来预防健康人感染HIV,比如在性行为时采取保护措施。同时,如果已经感染了HIV病毒,也已经有有效的治疗方法。

  这项实验使健康的正常儿童暴露于基因编辑的风险中,没有真正的必要益处。

  它违反了数十年关于保护人类研究参与者的道德共识和指导方针。

  在世界上许多其他地方,这本应是非法的,可判处监禁。

  基因编辑有可能符合道德标准吗?如果科学在未来取得进展,并且脱靶突变降低到可接受且准确可测量的水平,那么可以考虑在适当的保障和彻底的伦理审查基础上进行首次人体实验,但只能在一种类型的胚胎上——那些具有其他致命灾难性遗传突变的,肯定会死亡的人。基因编辑可能会挽救这个群体的生命;而对于目前的婴儿来说,这只能是带来生命危险。

  这些健康的婴儿被用作遗传实验豚鼠。这是遗传学的俄罗斯轮盘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7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news.sina.cn/gn/2018-11- ... 682.d.html?from=wap

免疫艾滋病婴儿诞生?当事医院称未接受过相关信息

界面 11月26日 14:56 关注
原标题: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回应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不属实,医院没有接受过相关信息

根据人民网11月26日报道,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而结合第一财经报道以及网络上流传出的一份《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申请书显示,该实验始于2017年3月,截止到2019年3月,研究拟采用CRISPR-Cas9技术对胚胎进行编辑,通过胚胎植入前遗传学检测和孕期全方位检测可以获得具有CCR5基因编辑的个体,使婴儿从植入母亲子宫之前就获得了抗击霍乱、天花或艾滋病的能力。

该项目主导研究者贺建奎是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主要研究实验室用物理,统计和信息学的交叉技术来研究复杂的生物系统。研究集中于免疫组库测序,个体化医疗,生物信息学和系统生物学。而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是一家“莆田系”民营医院,因而此事一经公布便引发公众对该研究的安全性与伦理性的热议。

贺建奎
贺建奎
不过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11月26日下午对界面新闻记者回应称“这件事不属实,我们没有接受过相关信息,不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会上热搜,正在调查。”而至于贺建奎是否有挂靠深圳和美进行相关研究,深圳和美方面表示“不了解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试验对象是一对双胞胎,而其中一个婴儿并没有编辑成功,这也让人担心是否会出现因“脱靶”而造成的一些不良影响。

引起轩然大波后,贺建奎目前尚未公开回应。界面新闻当天多次拨打贺建奎本人电话,但对方均未接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7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www.sustc.edu.cn/news_events_/5524

关于贺建奎副教授对人体胚胎进行基因编辑研究的情况声明
2018-11-26 综合新闻
       今日,有媒体报道贺建奎副教授(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离职期为2018年2月—2021年1月)对人体胚胎进行了基因编辑研究,我校深表震惊。在关注到相关报道后,学校第一时间联系贺建奎副教授了解情况,贺建奎副教授所在生物系随即召开学术委员会,对此研究行为进行讨论。根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我校形成如下意见:

       一、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副教授在校外开展,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学校和生物系对此不知情。
       二、对于贺建奎副教授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研究,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
       三、南方科技大学严格要求科学研究遵照国家法律法规,尊重和遵守国际学术伦理、学术规范。我校将立即聘请权威专家成立独立委员会,进行深入调查,待调查之后公布相关信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7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nhc.gov.cn/zhuz/ttyw/ ... 30030b0eccbef.shtml

关于“基因编辑婴儿”有关报道的回应
发布时间: 2018-11-26
  11月26日,有媒体就“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进行报道。我委高度重视,立即要求广东省卫生健康委认真调查核实,本着对人民健康高度负责和科学原则,依法依规处理,并及时向社会公开结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百度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小胖熊酷数码GPS论坛 www.sosaw.com ( 沪ICP备16050520号-1 )|网站地图 

GMT+8, 2019-11-13 07:24 , Processed in 0.22524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